■ 公司股事
  11月30日出台的IPO新政與借殼上市新標準,對於試圖“賣殼”的上市公司來說,確實是一個利空。但這些並不能構成江蘇索普重組流產的理由。
  12月5日,因重大資產重組事宜停牌一個月的江蘇索普發佈公告稱,由於各方難以就此次重組事項達成一致意見,相關各方決定終止本次資產重組事項,公司股票也於當天復牌。
  上市公司重組流產,這其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江蘇索普的重組流產之所以引人關註,關鍵在於其流產的時點上,正好是IPO新政出台後的第一家。為此,有輿論認為,江蘇索普的重組流產或與IPO新政重組方借殼難度增大有關,是IPO開閘給了江蘇索普的重組以“當頭一棒”,甚至是殼資源貶值的一種表現。
  應該說,11月30日出台的IPO新政與借殼上市新標準,對於試圖“賣殼”的上市公司來說,確實是一個利空。一方面是根據新的借殼上市標準,借殼上市條件由原來的“趨同”於IPO標準,提高到與IPO標準“等同”,並且不允許在創業板借殼上市。這意味著借殼上市的標準提高了。另一方面是,IPO開閘讓一些符合上市條件的公司看到了直接上市的希望,同時IPO新政引入存量發行,可以使部分股東提前套現,這也會對意欲在借殼過程中完成套現的股東產生影響,從而減少借殼上市的積極性。因此,從總體上來說,在IPO新政與新的借殼上市標準面前,上市公司的殼資源面臨著貶值的壓力。
  但這些並不能構成江蘇索普重組流產的理由。其一,江蘇索普是主板上市公司,不屬於禁止借殼的對象。其二,雖然借殼上市的標準提高了,但這對江蘇索普的借殼方墾豐種業來說並不構成障礙,因為墾豐種業原本就符合上市標準。其三,至於說IPO開閘帶給借殼方墾豐種業以直接上市的希望,這也需要客觀看待。其即便能闖關成功,何時能夠發行也是一個問題。目前排隊的IPO公司達到了763家,兩年能發完就不錯了。墾豐種業要上市,參加IPO排隊顯然不如借殼來得快。
  那麼,江蘇索普的重組何以流產呢?究其原因,主要還在於重組雙方在利益上達不成一致。因為兩家公司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。江蘇索普是一家化工類企業,而墾豐種業是一家種子公司,主要經營玉米、甜菜、水稻、大豆、麥類等農作物種子。這樣的兩家公司要重組到一起來,顯然是有難度的。
  不僅如此,江蘇索普本身就不是一個合適的“殼”。雖然說江蘇索普近幾年的業績一直不佳,但也只是去年發生虧損,今年前三季度每股盈利0.055元,目前該公司並沒有退市的壓力。這也使得該公司在與其他公司談論借殼的時候,多了幾分討價還價的資本,但如果開價太高,則不利於借殼方的進入。更何況墾豐種業與江蘇索普業務上完全不兼容。如果不犧牲江蘇索普方面的利益,墾豐種業很難進入。
  此外,兩家公司在距離上跨度太大,也是妨礙重組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。通常說來,本地企業之間的重組與借殼相對容易,但跨地域重組要困難得多,畢竟這涉及地方的利益問題。因此,兩家公司及早分手是上策,而與IPO新政並無太大的關係。
  □皮海洲(財經評論人)  (原標題:對江蘇索普重組流產不必過度解讀)
創作者介紹

周汶錡

ew18ewwpf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